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第一版主小说网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

淫日尽欢(H)_御宅屋 长日光阴(H) 【快穿】诱行(H)

44、分卷阅读44

      经常睡她的男人( 高H NP) 作者:陈三愿

    44、分卷阅读44

    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是滕麒阳。

    男人静默的视线先打量一番阮湘,再在屋内扫视一圈,白玉京抬头看见他,脸上也并无太多惊异之色,只是淡淡道:“进来坐,一起吃饭么?”

    滕麒阳阔步走了进来,这段时间闷在家他看了不少阮湘的视频,不过他依然质疑他们做的饭菜是否足够卫生,他打量着室内的环境,一边对众人道:“你们吃,吃完了,我想跟阮湘单独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来得有点太突然。

    阮湘将视线投向白玉京,咬了咬嘴唇,眼中有些为难的情绪流露,她在这短时间内想了想,滕麒阳来找她,能是什么事儿?最乐观也就是不找别的麻烦,想跟她再来几炮,玩一玩,可她,恐怕不太玩得起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欲望的阀门一打开,又停不下来,这些日子嘴馋白玉京已经够她受的了,吃素已经吃了太久,要是滕麒阳突然给她一块大肉,她不知道自己还怎么回到吃素的状态。

    白玉京读懂她眼中的不情愿,不疾不徐地吃完嘴里的菜,搁下筷子,抬眸对滕麒阳道:“你要跟她单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跟她之间的私事。”滕麒阳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下,毕竟,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令阮湘震惊的话,从白玉京唇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睁大了眼睛看白玉京,男人俊逸的面庞上依然淡淡的,好像刚才只是在谈论书卷里的诗句。白玉京跟自己平时半点暧昧的意思也没有,怎么会突然说……是为了保护她么?

    滕麒阳也是一怔,重新看向阮湘,视线在白玉京和阮湘之间来回梭巡,似乎不敢相信他们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什么时候的事情。他浓眉微蹙。

    正在氛围僵持之际,外门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第二个男人的身影,风尘仆仆地等候在门外。

    有太多人等了太久,去见自己想要见的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正篇(完)。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,出不出番外看情况吧。qwq    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是滕麒阳。

    男人静默的视线先打量一番阮湘,再在屋内扫视一圈,白玉京抬头看见他,脸上也并无太多惊异之色,只是淡淡道:“进来坐,一起吃饭么?”

    滕麒阳阔步走了进来,这段时间闷在家他看了不少阮湘的视频,不过他依然质疑他们做的饭菜是否足够卫生,他打量着室内的环境,一边对众人道:“你们吃,吃完了,我想跟阮湘单独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来得有点太突然。

    阮湘将视线投向白玉京,咬了咬嘴唇,眼中有些为难的情绪流露,她在这短时间内想了想,滕麒阳来找她,能是什么事儿?最乐观也就是不找别的麻烦,想跟她再来几炮,玩一玩,可她,恐怕不太玩得起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欲望的阀门一打开,又停不下来,这些日子嘴馋白玉京已经够她受的了,吃素已经吃了太久,要是滕麒阳突然给她一块大肉,她不知道自己还怎么回到吃素的状态。

    白玉京读懂她眼中的不情愿,不疾不徐地吃完嘴里的菜,搁下筷子,抬眸对滕麒阳道:“你要跟她单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跟她之间的私事。”滕麒阳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下,毕竟,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令阮湘震惊的话,从白玉京唇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睁大了眼睛看白玉京,男人俊逸的面庞上依然淡淡的,好像刚才只是在谈论书卷里的诗句。白玉京跟自己平时半点暧昧的意思也没有,怎么会突然说……是为了保护她么?

    滕麒阳也是一怔,重新看向阮湘,视线在白玉京和阮湘之间来回梭巡,似乎不敢相信他们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什么时候的事情。他浓眉微蹙。

    正在氛围僵持之际,外门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第二个男人的身影,风尘仆仆地等候在门外。

    有太多人等了太久,去见自己想要见的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正篇(完)。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,出不出番外看情况吧。qwq    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是滕麒阳。

    男人静默的视线先打量一番阮湘,再在屋内扫视一圈,白玉京抬头看见他,脸上也并无太多惊异之色,只是淡淡道:“进来坐,一起吃饭么?”

    滕麒阳阔步走了进来,这段时间闷在家他看了不少阮湘的视频,不过他依然质疑他们做的饭菜是否足够卫生,他打量着室内的环境,一边对众人道:“你们吃,吃完了,我想跟阮湘单独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来得有点太突然。

    阮湘将视线投向白玉京,咬了咬嘴唇,眼中有些为难的情绪流露,她在这短时间内想了想,滕麒阳来找她,能是什么事儿?最乐观也就是不找别的麻烦,想跟她再来几炮,玩一玩,可她,恐怕不太玩得起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欲望的阀门一打开,又停不下来,这些日子嘴馋白玉京已经够她受的了,吃素已经吃了太久,要是滕麒阳突然给她一块大肉,她不知道自己还怎么回到吃素的状态。

    白玉京读懂她眼中的不情愿,不疾不徐地吃完嘴里的菜,搁下筷子,抬眸对滕麒阳道:“你要跟她单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跟她之间的私事。”滕麒阳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下,毕竟,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令阮湘震惊的话,从白玉京唇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睁大了眼睛看白玉京,男人俊逸的面庞上依然淡淡的,好像刚才只是在谈论书卷里的诗句。白玉京跟自己平时半点暧昧的意思也没有,怎么会突然说……是为了保护她么?

    滕麒阳也是一怔,重新看向阮湘,视线在白玉京和阮湘之间来回梭巡,似乎不敢相信他们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什么时候的事情。他浓眉微蹙。

    正在氛围僵持之际,外门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第二个男人的身影,风尘仆仆地等候在门外。

    有太多人等了太久,去见自己想要见的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正篇(完)。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,出不出番外看情况吧。qwq    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是滕麒阳。

    男人静默的视线先打量一番阮湘,再在屋内扫视一圈,白玉京抬头看见他,脸上也并无太多惊异之色,只是淡淡道:“进来坐,一起吃饭么?”

    滕麒阳阔步走了进来,这段时间闷在家他看了不少阮湘的视频,不过他依然质疑他们做的饭菜是否足够卫生,他打量着室内的环境,一边对众人道:“你们吃,吃完了,我想跟阮湘单独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来得有点太突然。

    阮湘将视线投向白玉京,咬了咬嘴唇,眼中有些为难的情绪流露,她在这短时间内想了想,滕麒阳来找她,能是什么事儿?最乐观也就是不找别的麻烦,想跟她再来几炮,玩一玩,可她,恐怕不太玩得起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欲望的阀门一打开,又停不下来,这些日子嘴馋白玉京已经够她受的了,吃素已经吃了太久,要是滕麒阳突然给她一块大肉,她不知道自己还怎么回到吃素的状态。

    白玉京读懂她眼中的不情愿,不疾不徐地吃完嘴里的菜,搁下筷子,抬眸对滕麒阳道:“你要跟她单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跟她之间的私事。”滕麒阳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下,毕竟,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令阮湘震惊的话,从白玉京唇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睁大了眼睛看白玉京,男人俊逸的面庞上依然淡淡的,好像刚才只是在谈论书卷里的诗句。白玉京跟自己平时半点暧昧的意思也没有,怎么会突然说……是为了保护她么?

    滕麒阳也是一怔,重新看向阮湘,视线在白玉京和阮湘之间来回梭巡,似乎不敢相信他们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什么时候的事情。他浓眉微蹙。

    正在氛围僵持之际,外门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第二个男人的身影,风尘仆仆地等候在门外。

    有太多人等了太久,去见自己想要见的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正篇(完)。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,出不出番外看情况吧。qwq    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是滕麒阳。

    男人静默的视线先打量一番阮湘,再在屋内扫视一圈,白玉京抬头看见他,脸上也并无太多惊异之色,只是淡淡道:“进来坐,一起吃饭么?”

    滕麒阳阔步走了进来,这段时间闷在家他看了不少阮湘的视频,不过他依然质疑他们做的饭菜是否足够卫生,他打量着室内的环境,一边对众人道:“你们吃,吃完了,我想跟阮湘单独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来得有点太突然。

    阮湘将视线投向白玉京,咬了咬嘴唇,眼中有些为难的情绪流露,她在这短时间内想了想,滕麒阳来找她,能是什么事儿?最乐观也就是不找别的麻烦,想跟她再来几炮,玩一玩,可她,恐怕不太玩得起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欲望的阀门一打开,又停不下来,这些日子嘴馋白玉京已经够她受的了,吃素已经吃了太久,要是滕麒阳突然给她一块大肉,她不知道自己还怎么回到吃素的状态。

    白玉京读懂她眼中的不情愿,不疾不徐地吃完嘴里的菜,搁下筷子,抬眸对滕麒阳道:“你要跟她单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跟她之间的私事。”滕麒阳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下,毕竟,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令阮湘震惊的话,从白玉京唇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睁大了眼睛看白玉京,男人俊逸的面庞上依然淡淡的,好像刚才只是在谈论书卷里的诗句。白玉京跟自己平时半点暧昧的意思也没有,怎么会突然说……是为了保护她么?

    滕麒阳也是一怔,重新看向阮湘,视线在白玉京和阮湘之间来回梭巡,似乎不敢相信他们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什么时候的事情。他浓眉微蹙。

    正在氛围僵持之际,外门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第二个男人的身影,风尘仆仆地等候在门外。

    有太多人等了太久,去见自己想要见的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正篇(完)。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,出不出番外看情况吧。qwq    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是滕麒阳。

    男人静默的视线先打量一番阮湘,再在屋内扫视一圈,白玉京抬头看见他,脸上也并无太多惊异之色,只是淡淡道:“进来坐,一起吃饭么?”

    滕麒阳阔步走了进来,这段时间闷在家他看了不少阮湘的视频,不过他依然质疑他们做的饭菜是否足够卫生,他打量着室内的环境,一边对众人道:“你们吃,吃完了,我想跟阮湘单独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来得有点太突然。

    阮湘将视线投向白玉京,咬了咬嘴唇,眼中有些为难的情绪流露,她在这短时间内想了想,滕麒阳来找她,能是什么事儿?最乐观也就是不找别的麻烦,想跟她再来几炮,玩一玩,可她,恐怕不太玩得起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欲望的阀门一打开,又停不下来,这些日子嘴馋白玉京已经够她受的了,吃素已经吃了太久,要是滕麒阳突然给她一块大肉,她不知道自己还怎么回到吃素的状态。

    白玉京读懂她眼中的不情愿,不疾不徐地吃完嘴里的菜,搁下筷子,抬眸对滕麒阳道:“你要跟她单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跟她之间的私事。”滕麒阳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下,毕竟,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令阮湘震惊的话,从白玉京唇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睁大了眼睛看白玉京,男人俊逸的面庞上依然淡淡的,好像刚才只是在谈论书卷里的诗句。白玉京跟自己平时半点暧昧的意思也没有,怎么会突然说……是为了保护她么?

    滕麒阳也是一怔,重新看向阮湘,视线在白玉京和阮湘之间来回梭巡,似乎不敢相信他们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什么时候的事情。他浓眉微蹙。

    正在氛围僵持之际,外门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第二个男人的身影,风尘仆仆地等候在门外。

    有太多人等了太久,去见自己想要见的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正篇(完)。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,出不出番外看情况吧。qwq    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是滕麒阳。

    男人静默的视线先打量一番阮湘,再在屋内扫视一圈,白玉京抬头看见他,脸上也并无太多惊异之色,只是淡淡道:“进来坐,一起吃饭么?”

    滕麒阳阔步走了进来,这段时间闷在家他看了不少阮湘的视频,不过他依然质疑他们做的饭菜是否足够卫生,他打量着室内的环境,一边对众人道:“你们吃,吃完了,我想跟阮湘单独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来得有点太突然。

    阮湘将视线投向白玉京,咬了咬嘴唇,眼中有些为难的情绪流露,她在这短时间内想了想,滕麒阳来找她,能是什么事儿?最乐观也就是不找别的麻烦,想跟她再来几炮,玩一玩,可她,恐怕不太玩得起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欲望的阀门一打开,又停不下来,这些日子嘴馋白玉京已经够她受的了,吃素已经吃了太久,要是滕麒阳突然给她一块大肉,她不知道自己还怎么回到吃素的状态。

    白玉京读懂她眼中的不情愿,不疾不徐地吃完嘴里的菜,搁下筷子,抬眸对滕麒阳道:“你要跟她单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跟她之间的私事。”滕麒阳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下,毕竟,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令阮湘震惊的话,从白玉京唇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睁大了眼睛看白玉京,男人俊逸的面庞上依然淡淡的,好像刚才只是在谈论书卷里的诗句。白玉京跟自己平时半点暧昧的意思也没有,怎么会突然说……是为了保护她么?

    滕麒阳也是一怔,重新看向阮湘,视线在白玉京和阮湘之间来回梭巡,似乎不敢相信他们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什么时候的事情。他浓眉微蹙。

    正在氛围僵持之际,外门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第二个男人的身影,风尘仆仆地等候在门外。

    有太多人等了太久,去见自己想要见的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正篇(完)。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,出不出番外看情况吧。qwq    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是滕麒阳。

    男人静默的视线先打量一番阮湘,再在屋内扫视一圈,白玉京抬头看见他,脸上也并无太多惊异之色,只是淡淡道:“进来坐,一起吃饭么?”

    滕麒阳阔步走了进来,这段时间闷在家他看了不少阮湘的视频,不过他依然质疑他们做的饭菜是否足够卫生,他打量着室内的环境,一边对众人道:“你们吃,吃完了,我想跟阮湘单独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来得有点太突然。

    阮湘将视线投向白玉京,咬了咬嘴唇,眼中有些为难的情绪流露,她在这短时间内想了想,滕麒阳来找她,能是什么事儿?最乐观也就是不找别的麻烦,想跟她再来几炮,玩一玩,可她,恐怕不太玩得起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欲望的阀门一打开,又停不下来,这些日子嘴馋白玉京已经够她受的了,吃素已经吃了太久,要是滕麒阳突然给她一块大肉,她不知道自己还怎么回到吃素的状态。

    白玉京读懂她眼中的不情愿,不疾不徐地吃完嘴里的菜,搁下筷子,抬眸对滕麒阳道:“你要跟她单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跟她之间的私事。”滕麒阳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下,毕竟,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令阮湘震惊的话,从白玉京唇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睁大了眼睛看白玉京,男人俊逸的面庞上依然淡淡的,好像刚才只是在谈论书卷里的诗句。白玉京跟自己平时半点暧昧的意思也没有,怎么会突然说……是为了保护她么?

    滕麒阳也是一怔,重新看向阮湘,视线在白玉京和阮湘之间来回梭巡,似乎不敢相信他们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什么时候的事情。他浓眉微蹙。

    正在氛围僵持之际,外门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第二个男人的身影,风尘仆仆地等候在门外。

    有太多人等了太久,去见自己想要见的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正篇(完)。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,出不出番外看情况吧。qwq    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是滕麒阳。

    男人静默的视线先打量一番阮湘,再在屋内扫视一圈,白玉京抬头看见他,脸上也并无太多惊异之色,只是淡淡道:“进来坐,一起吃饭么?”

    滕麒阳阔步走了进来,这段时间闷在家他看了不少阮湘的视频,不过他依然质疑他们做的饭菜是否足够卫生,他打量着室内的环境,一边对众人道:“你们吃,吃完了,我想跟阮湘单独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来得有点太突然。

    阮湘将视线投向白玉京,咬了咬嘴唇,眼中有些为难的情绪流露,她在这短时间内想了想,滕麒阳来找她,能是什么事儿?最乐观也就是不找别的麻烦,想跟她再来几炮,玩一玩,可她,恐怕不太玩得起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欲望的阀门一打开,又停不下来,这些日子嘴馋白玉京已经够她受的了,吃素已经吃了太久,要是滕麒阳突然给她一块大肉,她不知道自己还怎么回到吃素的状态。

    白玉京读懂她眼中的不情愿,不疾不徐地吃完嘴里的菜,搁下筷子,抬眸对滕麒阳道:“你要跟她单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跟她之间的私事。”滕麒阳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下,毕竟,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令阮湘震惊的话,从白玉京唇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她睁大了眼睛看白玉京,男人俊逸的面庞上依然淡淡的,好像刚才只是在谈论书卷里的诗句。白玉京跟自己平时半点暧昧的意思也没有,怎么会突然说……是为了保护她么?

    滕麒阳也是一怔,重新看向阮湘,视线在白玉京和阮湘之间来回梭巡,似乎不敢相信他们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,什么时候的事情。他浓眉微蹙。

    正在氛围僵持之际,外门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第二个男人的身影,风尘仆仆地等候在门外。

    有太多人等了太久,去见自己想要见的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正篇(完)。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,出不出番外看情况吧。qwq

    44、分卷阅读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