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第一版主小说网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第169页

      男二怎么又黑化了 作者:浇酒
    第169页
    他道:“有些事情藏在心中,折磨了我好些年,折磨得我良心不安,如今我想向你坦白。”
    他将八年前的事情说出口,像是放下了一座压得他喘不过气的大山,陡然间轻松自在不少,好似连死都不怕了。
    “那毕竟是我的姑姑,是那时楚家唯一的仰仗,我自私自利,没敢同你说,只怕你记恨我姑姑,记恨楚家。后来见到怀玉……”楚瑾低头苦笑,“后来见到怀玉,才明白原来你一早就知道真相了。”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也参与其中。”那双寒潭死水般的眼黑洞洞,戾气横生。
    “我知道,否则当年死的,又何止我姑姑与她的仆从。”楚瑾脸上有释然后的毫不在乎,“所以后来我在街上遇见……将她带去你府上,其实存了想补偿你的心思。”他顿了顿,“可其实那样,我又对不起她。”
    蔺浮庭垂过眼,将小皇子攥着要塞进嘴里的穗子抽出,没再听楚瑾说话。
    他们似乎都害怕在他面前提起宋舟,总忧愁惹他伤心,哪怕那个没良心的姑娘其实逾期一年,早已失信。
    小皇子八个月时,学会了说话,咿咿呀呀也不会叫爹娘,也不会叫老师,只会含含糊糊混着口水泡泡的一个zhou字,不知道是哪个zhou,或许是粥,也或许是州,又或许是别的什么。
    断断续续的,叫不连贯的zhouzhou。
    出奇的,他说话时,在场的楚歇鱼与蔺浮庭一声未吭,连苏辞都没对小皇子说的第一句话与他无关有异议。
    小皇子盘着两条小短腿坐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,浑然不知自己噫噫呜呜说的东西究竟有什么意义。亮黄色的小袍子将他裹得圆润,他拍着小手掌冲着大人们笑。
    黑漆漆的眸底映了些微光,像是沉沉天幕偶然划过的一颗流星,闪烁了不过一眨眼。蔺浮庭的唇角,轻轻地、似为了要应付什么,难得地勾了勾。
    小皇子见有人冲他笑,摆着藕节似的手臂与腿,并用着爬向他的老师。
    待小皇子满了周岁,蔺浮庭才回了晋南。离开那日苏辞在书房问他,“不再多留几年?”
    落地的琉璃灯烧得极漂亮,折射出绚丽的颜色,流光在蔺浮庭面上打转。他穿着晋南王独有的官服,深黑色,衬得眉眼也浓郁,像一幅水墨画。
    只是沉重的墨色散不开。
    “陛下真敢留臣?”话里有几分讥诮。
    苏辞皱了皱眉,桃花眼掀起,倒也没真恼。没有那个小姑娘在,晋南王确然是再没什么想要的,也再没什么会怕的。
    他称孤道寡却妻儿在侧,实在没必要和蔺浮庭较真。
    ***
    回晋南的第一日,蔺浮庭宿在别庄宋舟的屋子里。
    穿黑袍的瓷兔子揣着手站在床头,蔺浮庭躺在榻上,一腿支在榻上,一腿落在地上,黑发披散着,偏头看那只委屈巴巴的兔子。
    身上让宋舟费尽心思找的颜料已经开始褪色,被人遗忘得久了,骤然再被注意到,像有天大的委屈一样,哀怨到让人难以忽视。
    蔺浮庭不知道他在宋舟心里是否就是这个模样。
    他总是借可怜与脆弱博取同情,换她心软。宋舟很少有不妥协的时候,多半是嘟嘟囔囔地顺着他。
    他如今够可怜了,宋舟却没再惯着他。
    旁人不敢提她,怕他伤怀。他们各有各的生活、各有各的圆满,不提起宋舟时像是忘记了这个人。
    他们没了宋舟也能接着往前走,他不行。
    蔺浮庭抬臂遮住眼睛。
    他不知道该往哪里走。哪里都没有她。
    隔壁院子的寡妇早几年前便亡故,两个儿子分了家,住在这里的是她家的小儿子。
    小儿子新娶了媳妇,新媳妇有孕,是头胎,被丈夫宝贝得紧,千依百顺。
    孕妇脾气大,隔着院墙也能听见那边骂骂咧咧的女声,丈夫便在旁边苦口婆心哄着。
    蔺浮庭听过几次,站在檐下,透过这骂声不知道在追忆什么。
    照例被清晨的骂声吵醒,蔺浮庭睁眼时还有几分怔忪,漫无目的盯了承尘半晌,翻身坐起,勾了床头的瓷兔子捏在手里把玩。
    玩久了也不知道是腻了还是怎么,将兔子随手一搁,去了后院。
    后院有门,八年前他在那扇门外捡了个天上来的小仙女。八年后他日日开这扇门,除了四季的景,再也没见过别的。
    手搭在门栓上尚未放下,蔺浮庭微微低下头。
    姑娘蹲在他面前,扭头望着墙那边,听完骂街后才一脸敬佩地转过头,手指扯着蔺浮庭衣服下摆,仰着脸,眉眼俱是生动明亮的笑,“这么些年,隔壁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呀。”
    第169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