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第一版主小说网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第162章

      魏鱼哼唧一声,倒在榻上。
    说的啥玩意儿,跟真的有那个老爷似的。
    瞧把人给能耐的,还让小鱼一整夜睡不了。
    嘁。
    露在软褥子外的半张小脸却红的滴血,昨夜……他老早就睡了!
    魏鱼老老实实在车上带了半个多时辰,目的地到了。
    两人下了马车后,江饮冬蹲在魏鱼边上,示意他上来。
    入目皆是山林,魏鱼咬了咬唇,还是爬上了江饮冬的背,“冬哥,你有啥事非要在深山老林里办?”
    江饮冬背起人颠了颠,“吃鱼。”
    魏鱼锤了他一小拳,江饮冬缓缓道出真相,“带你去海边。”
    魏鱼没接着问了。
    从下马的地方到海岸,还要翻个小山坡,江饮冬提前寻了最近的路,这回毫不费力地背着魏鱼到了当初遇见他的那个砾石滩。
    一贯爱折腾的人这一路上没说几句话,江饮冬也没多说,只一颗心往下沉了沉。
    是不想来,还是……太想了,以至情绪浓烈到难以表达,或是需要在他面前藏起这种渴望。
    海风裹着咸湿的水汽扑鼻而来,魏鱼被放下,抿唇没说话。
    江饮冬取下腰间的水袋递到魏鱼嘴边,“喝两口。”
    魏鱼顺着喝了,江饮冬揩掉他下巴的水珠,指腹虽糙,但动作温柔极了。
    魏鱼鼻头一酸,眼泪啪嗒啪嗒从眼眶掉出来,滚在脸侧凝成一粒粒亮白的珠子。
    江饮冬眉头拧起,眼里情绪翻涌。
    少顷,却是无声叹了口气,抬手握住魏鱼的脸,朝那泛红的眼眶处亲了亲。
    他怎么忘了,这条脑子里七拐八拐的小鱼,最爱胡思乱想,最怕丢了在自己这的小窝,也最不会掩藏自己的情绪。
    若是真的对着大海有丝毫的念想,如何也不该到了眼前才表现出来。
    喜悦渴望时,更不会是那般沉闷不语的模样。
    魏鱼嘴唇张了张,江饮冬低头在上面亲了下,“想重温和小鱼初遇的地方。”
    “只是这样么?”声音里还有哭腔,“不是想把我送走?”
    江饮冬摇头,“不止。”
    回前一句。
    魏鱼眼泪又要飙出来,却对上江饮冬深邃眼眸里的炙热。
    “想试探小鱼有没有向往江家以外的广袤大海。”
    “想将除我以外,小鱼会惦记的……都清理掉。”
    “害怕,有朝一日,小鱼会念着遥远的家。”
    魏鱼愣愣的眨眼,最后一滴眼泪从眼眶挤出。
    江饮冬静静看着他,眼中的情绪没有丝毫减弱。
    好一会,魏鱼凑过去抱住他的腰,把自己埋进宽阔安全的胸膛,闷着声说,“你笨了哦。”
    “小江正好配小鱼……要是搬家到海里,不说一个浪头都能把小鱼卷死,小鱼自己也会孤单寂寞死的。”
    “都和你成亲了,除了你,金山银山我都不惦记,谁记挂这点咸水儿啊。”
    “还有还有,都说了江冬子在的地方就是小鱼家,你那样说,是不是没把小鱼在的地方当冬子家?”
    最后一句拔高了音,有点平时浮想联翩爱算账那味儿了。
    江饮冬对着他腰间敏感又酸胀的地方捏了把,魏鱼伸出脑袋,气呼呼地在他下巴啃一口。
    头顶江饮冬的声音响起。
    “那今日就当回娘家了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身体蓦地腾空,江饮冬抱起小软鱼,踏入了当初让他濒死,如今赋他魏鱼予他新生的海水中。
    浑圆的日头从海面升起,暖黄的金光打在汉子和人鱼的身上,映着礁石上的两道影子融成一体。
    “咚——”
    一道耀眼的白光自半空滑落,微不可闻的欢快叮咚坠入海水,消失无痕。
    两颗因彼此而喧嚣的心脏,在一片空茫的海面上,找到心安之所。
    作者有话说:
    正文到这里就完结啦!还有一点番外~
    啵啵啵!o3o